喵爪ฅ́ฅ̀

我就一个梦想,上三毒圣手,淦江晚吟,日江宇直,娶云梦江宗主,还有江澄你特别好,值得我卑微又热烈的稀罕你

占tag致歉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白鹊圈是不是越来越冷了

感觉写文没有人看

懒癌晚期都要发作了

就是有点小心寒

【抹眼泪.ipg】


【江澄叁贰壹】不见有情

不知道tag有没有打对

不对说一声我改一下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

云梦江氏就一棵白梅,还只栽在那云梦江宗主房前, 一下雪就美得不行,清冷高傲的美,像极了那个人,是谁呢?江澄总是盯着这棵梅,思绪早已飘到远方去了。

——宗主,这梅为何早开啊!

——嗯?早吗?

江澄放下笔望窗外的梅树看去,那白玉条确实很好看,白色的小花整好开在江澄眼前的窗边,一眼便可以那淡黄的花芯。

——我听人说这梅都是寒冬腊月才开的。

——你管这么多?

江管事也很喜欢那棵白梅,却不知道这白梅怎么来,见江宗主也不知道便以为是以前栽的给忘了。

这梅说栽的早也不早,就在那夷陵老祖走的那几年这白梅悄无声息地出现了,出现得理所应当,出现得无人问津 ,这几年越长越大,花开得越来越多,才被人注意到,才知道江宗主栽了一棵好看至极的白梅,冬天一来就是满树白玉条,江管事还叫几个门生酿了白梅酒,明年花开时候就可以喝上几杯。

——这是去年的?

——不是,第一次的,我看特香就拿出来了,宗主少喝一点。

少喝点?这句话江澄怎么觉得特耳熟,感觉有一个人在他耳边讲了无数遍,当他欲拿起杯子喝第四杯时就听到有人说“酒不可多喝,不可多出三杯,” 他猛地转头看向江管事,见他还在自言自语说这酒怎么酿怎么酿,这样一看就不知道是他说的。

——xx,这梅真好看啊!

——阿澄喜欢就好。

那个人的脸看不清,一身白衣显得特别冷清特别温柔,梦里的江澄看到那长长的白色细带,一下子就想到了姑苏蓝氏,他连忙摇头,那个蓝二看他如杀父仇人,那个蓝大还在因他三弟一事还在闭关,到底是谁啊!

——xx,你是不是喜欢魏无羡?

——没有的事,就你足以。

谁!江澄一下子惊醒了,魏无羡!?手下意识地摸上了紫电, 看到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一个人才放下了摸紫电的手他头低了下来,一缕墨发挡住了那双一直盯着被子的眼睛,不知道想什么 一会又是抬头扫了一眼房间,看到了那点探进来的白色,长长的叹了口气,眼里全身孤单落魄,起身就披了一件外衣就出去了,寒风吹得江澄微微一颤,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想看看这梅花,越看越想哭。

——蓝xx,好的很!!

——阿澄,我........

江澄依稀记得那天看得那个人和魏无羡抱在一起,他就很生气,忘记了是生魏无羡成为断袖一事的气还是那个人抱了魏无羡的气,前面一个还好说,如果是后面一个那他岂不是和魏无羡有什么区别,那个人到底是谁,和魏无羡进江家的人是谁?

——阿澄不是的,我..........

——蓝xx,你走,以后不用麻烦逢乱必出的xxx了,看好魏无羡,不要让他出现莲花坞,看到一次打一次连着你!

——阿澄.........

蓝?姑苏蓝氏吗?

逢乱必出?含光君蓝忘机吗?算了吧那个人可能现在恨不得杀了他。

江澄看着这梅花一片一片的落下来,春天要到了。



镜湖三百里,菡萏发荷花。

静室后面一处偏僻的地方有一方小池,里面种着荷花,是从莲花坞那移过来的,是江晚吟给他的,蓝湛一直躲着魏无羡养这几朵莲花,一旦它枯萎了就立马找法种新的 。

——阿澄,我不喜欢魏无羡。

——阿澄,魏婴没有你好。

——阿澄,叔父也喜欢你,不喜欢魏婴。

——阿澄,我心悦你。

蓝湛总会看着这几对淡紫 色的莲花发呆然后说几句每天都必须要说的话,然后就是抚琴弹奏,总是弹到一半就开始流泪,他有点后悔当初一时心急担心魏无羡会害了江澄就说要带回蓝家,那句话他的阿澄都没有听过,带回蓝家的应该是晚吟啊!那天应护得也该是云梦江晚吟啊!

——蓝湛?!

蓝湛一个眼神杀了回去,冰霜似雪的脸上带着一丝生气,看得魏无羡只好认命地改口,“含光君?” 最近几年虽然外面说他们恩恩爱爱是龙阳之好的“楷模”,可一旦没有人了,这蓝湛就不让他喊他的名字也不让他碰他更不可能什么行床事啊之类的,也不是他魏无羡喜欢蓝湛,经历了这么多他着实没有心思搞什么儿女情长,这是这蓝湛就这样找上了他也就这样答应了。

——魏无羡你能不能答应我...........

——这,好吧。

那天的琉璃眼里全身悲伤无助,握着避尘的手也微微颤抖,脸上毫无血色,让魏无羡想起了那次蓝湛打伤数名蓝家人来救他只为了不牵连江家,“魏婴,跟我去蓝家”“滚,”“离开江澄,”“滚,”“我不许你害了江澄!”

——话说回来,那天谢谢你接住了我。

——无事。

——话说江家的梅真好看,江澄那家伙什么时候栽的?

——不知。

有一次蓝湛偷偷地跑到了莲花坞想看看自己的意中人,却看到了那棵白梅,还有那白玉条下的那抹紫衣,一双杏眼疑惑地看着这棵梅树,“为什么我会栽梅树啊,话说还怪好看的,”听得蓝湛心一冷。

——蓝湛你栽棵梅在这干嘛?

——阿澄喜欢。

——噗,我就随口说说的。

——阿澄喜欢。

——好了好了,还怪好看的。

蓝湛一直站到江澄回头看到他为止,江澄的一鞭紫电直抽他身上,“好你个含光君,竟敢就这样不通报闯进莲花坞!”明明你以前说莲花坞随我进出的,蓝湛好看的眉头一皱,硬生生地接下来着一鞭。

——对不起。

清冷的声音在夜空想起,江澄挥鞭的手停住了,看到那双冰凉的琉璃眼闪过一丝歉意,手里那把本来可以防他的避尘也没有出,收回了紫电,“你不必说了我服了无情蛊,有些事不记得了,如果是魏无羡的事那就算了,反正江家还有我,”蓝湛眼睛猛地睁大,手紧紧地抓着江澄的袖子,口不择言,“你你怎么可以吃这个,”江澄一脸疑惑,蓝湛见他眼睛一片澄清,心里一痛,看来是忘得一干二净“为什么不可以,反正我也没有喜欢的人啊!”蓝湛抓着江澄的袖子不放,眼睛死死地盯着,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为了江家,我必须变强,儿女情长不可能有。

——有害身体。

——嗯?怎么连着魏婴关心我?真的是麻烦含光君了。

——不是的。

江澄一把扯回袖子,拿着三毒头也不回地回去了,留下蓝湛一个人还在屋顶,他轻落到梅花边,“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应该说清楚的,”曾经的说不清,道不明到如今的没人听无人念,一滴炽热的眼泪落在了雪地上融了一片地,避尘落在了雪地上,那冰冷如雪的他一下子跪在那棵梅树下,小心翼翼地解下额头上的抹额系在白梅上,白玉条里的那抹云纹抹额忽隐忽现,像极了他那个主人的情念在心头却无法开口。

——哈!?蓝忘机你疯了?我我你你抹额还给你。

——不用。

——还给你啦!

——不用

那固执的声音让江澄有些头疼,只好交出他的银铃。

——拿好了,不要弄丢了。

——好,不会。

——弄丢了我可就讨厌你了,所以给本宗主保管好了。

——不会的,阿澄。

蓝湛握紧了手里的银铃,看着早已开满小池的莲花,声音有些颤抖。

——阿澄我没有弄丢,你回来好不好。

没多久,就传出魏无羡和蓝忘机和离了

世人不断感慨这十几年问灵问来的情也不过如此。

但众人皆不知含光君日日徘徊莲花坞想问一段不归情,三毒圣手夜夜望白梅树想寻那个梦中人。




我许你一池澄莲,你伴我一树湛梅

【师尊,今天依然想上你23】

大概会有双更【bushi】

我现在可能打算去做神通侯府女主人的路上越走越远phhhhhhg难以回来了。

〃∀〃

希望喜欢〃∀〃


——噗哈哈,原来你们认识啊!

秦缓看不见自然错过了李白的手早就放到了青莲剑剑柄上,以为他和元歌是好朋友,嘴角弯了一下,语气里都是满满的开心,看得李白本来想解释的却只能硬生生地噎了回去。

——对啊,我们和李公子是旧识!

——谁和你是旧识。

那个银发男孩只是乖乖地站在那个傀儡身后,无视李白和那个傀儡的打打闹闹,眼帘微垂不知道想什么,“元公子今日又怎么了?” “他,咳嗽了。”男孩低头不去看秦缓,想了半天才小声回答,秦缓愣是没有听清楚,整个人艰难地往前挪了挪,“他怎么了?”“就是他咳个不停啊!想要一点清喉的药,先生,”人偶见自家主人一副不想多话但眼里又一副隐隐担心的样子,就不去管李白了替主人和秦缓搭话。

——这样啊!这么说来那边是没有大夫之类的吗??

——这........

——没有!

李白听到男孩赌气的一句话就忍不住笑了,那个刘备怎么可能会不给那人安排大夫,他这么一想,就又忍不住眉头紧皱,莫非是发现师尊的身份了吗?

——李白。

——嗯,我在。

李白目不转睛地盯着傅阴把药给元歌,还叮嘱了几句,颇有秦缓的几分样子,正看得发呆就被一声清清柔柔的“李白” 给唤了回来,紫瞳满柔,走到床边弯下腰,“阿缓有事吗?”只有这个时候才敢放肆的喊他名字,“李白,晚上可是住在这里?”李白整个人顿时不好了,他一心念着秦缓没有考虑此事,此时一看这个房子就是空有四面墙一张床还有煮药烧饭一些工具,洗脸的盆干干净净地放在床边,一看就知道是为了方便秦缓,那床边还有一个小被子,估计是傅阴不放心秦缓,担心一个瞎残人晚上要方便所以睡在地上了。

——嗯,不方便的话我连夜赶回去便是。

——没有没有,你还受着寒,这样赶回去铁定要大病的,就是担心李白你不愿意跟我同床,还想说不行就和傅阴睡,你睡床好了。

大病?修仙之人早就不可能大病了,就是这种所谓受寒更是不可能的,不过李白思考了一下,嘴角上扬,“不嫌弃,阿缓还是病人,我和阿缓睡床。”

——不行,你不可以打扰到先生休息 。

——就是啊!李白!

那个樱色傀儡 拿着药本来要带着那个男孩走的时候发现有戏看,更是不怕死地插了句话。

——你和我睡!先生一个人睡!

傅阴插着腰,瞪着眼睛,“你等着,我去拿被子,晚上和我睡!”说完就利索地跑出去准备去所有的家户借被子,“薛夫人在家吗?有多余的被子吗?”“这不是傅阴吗?家里有客人?来来来,给,顺便谢谢先生了”“余叔,有多余枕头吗??谢谢你了!”“没事没事,谢谢先生啦,小儿现在好级了。”东家借被子西家借枕头南家要巾布北家要米粮,没一会傅阴就抱着一堆东西回来了,而元歌早就离开了,他一堆东西放在李白面前,“哼,要不是因为先生,我看你饿死在这里吧,没人会管你的。”

——傅阴!太失礼了,抱歉李白。

——先生!

——无事无事,我晚上就和他睡好了。

李白按捺心里的不开心,蹲下来刚准备铺被子 就被傅阴拦住了,“晚饭吃什么我去做。”李白手停住了,眼睛就这样直直地看着傅阴。

——饿了?

清清冷冷地声音在李白的头顶上想起,那时候秦缓比李白高多了,就像天空中那弧可望不可即的孤月,“嗯,” 李白喃喃地开了口。

——要吃什么我叫长春做,长春!

——尊者?

随着一声清冷的唤叫,一抹浅绿色跑了过来,秦缓将李白拉到长春面前,言简意赅,“他饿了,” “那师弟要吃什么?师兄去做。”“随.......随便。”李白一时半会也想不出要吃什么,就一句随便回答了长春,这可让长春犯难了,“师弟你说个大类叭!面还是饭还是点心?”秦缓似乎有点不满意,眉头拧了一下,“拿来这么多选项,随便做,饱了就行了,”“尊者话不是这么说的呀,师弟要吃什么?”长春耐心地弯下腰,“汤包,我要吃汤包,”李白下定决心了一般,说出了那个菜名。“要求真多,长春,带他去厨房了,”秦缓冷哼了一声就把李白抛给长春一个人走了。

后来李白收到秦缓给的一个纸包,那个纸包里都是杏花酥,李白咽了口口水,好香,但是这个东西很腻,吃个一两块就够了,但这个人给了他整整一包四五块,他抬头看那个清冷的师尊 那个人却手一开扇挡住了脸,“你不是饿吗?吃不完不要睡觉了,真的麻烦。”李白那时候还觉得秦缓是不是讨厌他现在一想心里大概只有感动。

——问你话呢!

李白额头一痛回了神,下意识开口,“杏花酥,” 说完才意识到这偏僻的地方哪有什么酥,“哼,不愧是京城的大公子,我们这可没有这么昂贵的东西。”傅阴冷笑一声,噘了噘嘴就不理他一个人做饭去了。

——抱歉了,李白。

——无事,只是刚才脑里都是杏花酥而已,我随意的。

——是你等的那个人给你做过的吗?

——不是,他什么都不会,除了医术一无所会。

——这样啊!和我好像啊!

——确实。

不是像,就是你。李白坐在秦缓床前不说话了,低头看着怀里的青莲剑,不知道该说什么,“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感慨一下,” 秦缓以为他误会了,就连忙解释,不知道是李白太天真了还是秦缓听薛夫人的话本听太多了,硬是李白没有听明白他的意思,“啊?什么什么意思?”秦缓一听人家没有那个意思一下不知所措了,他有点后悔无事听那薛夫人的话本,什么小侯爷的替身夫人,什么 秀色可餐夫君笑纳,就不应该嫌无聊想着随意听听,结果如今闹了个大笑话。

李白看着秦缓微红的脸,年少轻狂的他怎么会少看话本,仔细一思索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嘴角上扬轻笑,“阿缓是阿缓,他是他,”你们都是一个人,有何区别呢?

秦缓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超李白那个方向探了探头,嘴角抿了一下似笑非笑。

——先生,吃饭了,等我一下。

傅阴弯下腰艰难地从床底拖了个什么东西出来 ,手脚麻利地展开变成了一张桌子,端了几盘菜上来,“你那个杏花酥我好像听薛夫人讲过许叔的妹妹会,我去学你等着啊!我做个先生吃,你就看着我们吃,”李白笑而不语,帮忙着整理碗筷半天才说了一句“好。”


琇莹玉【叁】

谢谢喜欢〃∀〃

cp23我来了_=͟͟͞͞(๑•̀=͟͟͞͞(๑•̀д•́=͟͟͞͞(๑•̀д•́๑)

嘻嘻嘻嘻嘻嘻

放荡不羁鬼道二人组

天天头脑阔痛江晚吟

江澄:还能不能安分点了!

蓝湛:忘机委屈忘机想说


——江澄,这是你的弟子魏婴。

——嗯?

一双杏眼挑了一下,薄唇抿了一下,魏无羡一下子就知道这个人并不是很喜欢他,躲在那个冰凉的上仙后面,“师,师尊好,”“结巴吗?”“哎?不是的,”魏无羡连忙否定,看到江澄也只是嘴角上扬了一下,“那就给我好好叫!”““师尊好!”魏无羡咬了咬下唇,眼睛一闭不去看那双可怕的杏眼,嘴一张猛地喊了一声,睁眼就看到那个人眼睛微微睁大,一会才反应过来揉了揉太阳穴,“喊这么大声干什么?我又不是听不见,什么毛病。”蓝湛推了推魏无羡,“那我走了,”嘴上说要走了一双琉璃眼却一直盯着江澄,等他说出挽留的话。

——等等

果然,阿澄还是知道他的心意的。

——上次的天子笑还有多的要喝吗??

这.........蓝家向来禁酒,可是阿澄邀请了。

——哦,瞧我这记性,忘记你不喝酒的。

不是的,我可以喝的。蓝湛袖子里的手握了握,咬了咬牙,江澄好不容易挽留自己绝对不可以回去!

——无碍。

——嗯??

江澄拉那个弟子手的动作顿了一下,杏眼微抬,思索着蓝湛肯定有什么事跟他讲才会同意有碍于不能喝酒只好面前答应,没想到啊!“什么事进来谈吧,我找人泡茶去。”

——魏婴去倒茶。

魏无羡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紫色的上仙手一甩将他留在了门外,带着那个冰冷冷的上仙进了门,“可我不会泡茶啊,”魏无羡小声喃喃,“你是谁啊?”魏婴被人硬生生掰了过来,看到眼前这个一笑就有虎牙的男孩,一把拍掉他肩膀上的手,“你又是谁啊?”“你爷爷!”那个男孩插着腰话说得理直气壮,魏无羡语气一点也不差他的顶了回去。

——你才不是我爷爷呢!我爷爷早死了,骗人精!

——哼,你是捡来的孩子!

——才不是,是师尊收的我!

——不准叫他师尊,你不是我才是!

吵得正热闹的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身旁站着一抹紫色,那人不说话就站在门口,紧抿的嘴唇在强忍着愤怒,一双好看杏眼带着一丝寒气,手指不断地摩擦着食指上的紫色戒指,见他们依旧没有发现自己,忍不住出声,“吵好了吗?不够得话要不要再给点时间?”正吵得起劲的两个人听到此话身体一顿,慢慢地转过头,僵硬地笑了笑,“师尊,我我........”魏无羡害怕的扯了扯袖子,紧张地不敢看江澄,“魏婴,茶泡好了吗?”“没有,师尊”魏无羡头低更低了,“那还不快去,等我打断你的腿吗??”江澄眉毛挑了一下挥挥手示意魏无羡赶紧滚,然后转头看向那个虎牙男孩。

——薛成美!

——不要叫我成美!

男孩猛地抬头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江澄,魏无羡那个时候觉得这个薛成美还有点厉害,没有想到以后他也是个差不多的人,“我就叫薛成美怎么?”杏眼微抬,看了一眼蓝湛,“薛成美,剑可练好了?有时间在这里吵吵闹闹看来是练好,”“没有!”男孩一点都不带虚的还有一点理直气壮,“那还站着说话,还不去,”“哼哼唧唧,”男孩不情不愿地提着剑离开了看到魏无羡还狠狠地瞪了一下。

——哦呦你在这泡茶啊?

魏无羡倒水的手一抖差点把茶壶滑了出去,稳稳地放下茶壶后才回头无奈地看了一眼那个虎牙男孩,“嗯,我叫魏婴,字无羡,你呢?”“哦呀,我叫薛洋,我是你师兄”男孩嘴角一扬露出那对超可爱的虎牙,“薛成美?”男孩眼色一暗,刀光一闪,魏无羡眼前的一片刘海就没了,“我不许你叫,”魏无羡轻笑,搞笑闯荡江湖这么多年【bushi】,魏哥他就没有怕过谁,食指抚上嘴唇,“我偏不。”

——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看个大宝贝。

薛洋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眼闪寒光,剑出鞘,“你想给我看,我还不想看呢,”魏无羡自知自己没有武器打不过这个师兄却不肯认输只好拿着茶从旁边寄出去,回头嘴角一勾,红发带潇肆飘扬,“师尊还等着我,你留着自己看吧!”“哼!等你拿到剑先再说叭,就你那点小心思小爷我还看不出来?”薛洋将剑收了回去,四处寻找,“糖在哪里,”“糖?在那柜子的最下面。”

——这就是你泡的茶?

——急于求成。

江澄和蓝湛尴尬地看着一把一把的茶叶拥挤地坨在茶壶里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后,一旁蓝湛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嘴角抿了一下,心情极其不好,这可是他找好久送给晚吟的茶叶,这这这着实浪费!“浪费,”“我又不会泡,”魏无羡双手背在身后,理直气壮。

江澄也知道这是蓝湛送的,心里嘀咕了这个魏婴什么茶叶泡不好偏偏泡这个茶叶,“蓝湛,我........”蓝湛刚要答应,还在暗自窃喜,却被一个男孩打断了,“师尊师尊。”薛洋探出个脑袋,那个笑容看得江澄一阵头疼,“又干嘛?”“魏婴师弟他有佩剑吗?”薛洋露出他的典型的虎牙笑容,悄悄看了一眼魏无羡,“你问这个干嘛?连师弟都叫上了,熟得很快啊!魏婴,你想想剑名我明日找人铸剑,”江澄看到这个红发带的弟子嘴角露出大大的笑容,眼里一阵闪光,看得江澄心忍不住一软,果然还是个孩子,“结丹虽晚,但也要好好修炼,断不可以走捷径,走歪门邪道,”“弟子明白了!”说完就被薛洋连拉带拽的带走了。

——喂!魏无羡你就谢谢小爷我叭,要不然那个蓝湛头都给你打歪了。

——为什么啊?我和他无冤无仇。

——傻子啊!看不出来啊!那茶是他送的,可贵了我听师尊说的。

——多贵啊?

——够你吃十辈子的糖了。

——那我还泡了这么多!

——嘁,没眼力劲!剑名叫啥呀?

——随便,你的呢?

——降灾。

——不吉利,难听。

——随便就吉利了?我怎么就看不出来,真随便!

——人生苦短浪得几时是几时!!!就要随便!!

薛洋听到后一巴掌拍在魏无羡背后,“师弟不错啊!有觉悟啊!小爷我罩你!云梦殿就没有人敢欺负你!”魏无羡拍掉薛洋的手,桃花眼一挑,“算了吧,你不被师尊打死就不错了谁罩谁啊!”

江澄眉头紧皱,拿着手里的纸欲将其捏碎,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纸上两个龙飞凤舞,放荡不羁的“随便”预示这江澄愤怒的来临。

——这就是你认真想的剑名!!!

——我觉得挺好的,师弟你觉得呢?

——我觉得还行,毕竟我的才华不允许我点到为止。

——薛成美!!!魏婴!!!


占tag抱歉

那个兔兔已经弃了

抱歉抱歉!!!

我怕一些喜欢兔兔的小可爱一直等我更新

对不起>人<

因为写崩了

从甜蜜蜜的校园爱情变成悬疑破案了

我非常抱歉【怪我太渣了】

都怪我这无处安放的魅力【bushi】

希望你们喜欢师尊!

师尊绝对不会弃,他就是我的大夫人!!!!!


太真实了,就是我了

我就是一个只开不填的渣女


探戈狼:

写连载就像谈恋爱,刚开始的时候一腔热血,脑中浮现各种各样的场景和对白,越想越激动,遂迫不及待地写下来。


 
 


首章写完了,按下发布键,相当于领了结婚证。一个合格的写手,会对读者负责,对自己的坑负责,完结了就是百年好合。渣写手则相反。也就是所谓挖坑不填的大猪蹄子。


 
 


挖坑不填的原因有很多。热情消退是主要原因。过了前几章的热恋期,后面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一砖一瓦过日子填坑了。后期缺乏灵感,就像一段失去新鲜感的婚姻。再加上死活写不出来的瓶颈期,仿佛小两口反目成仇。


 
 


于是离婚了。弃坑。


 
 


其实很多的创作者,一开始都有很棒的情人,就是很精彩的脑洞和点子。但由于种种原因,相当一部分都妻离子散。想想真的挺可惜的。


 
 


至于脑洞讲完了就等于爽完了这种行径?那不是谈恋爱,那叫一夜情。


 

【师尊,今天依然想上你22】

哇啊啊啊啊

想起我的师尊文(*˘︶˘*).。.:*♡

这几个月好忙啊!

还有cp23等我嘻嘻嘻嘻嘻嘻〃∀〃

希望你们喜欢〃∀〃


——公子?公子?

床上的人见自己怎么叫那个公子都不回答,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手摸索着想下床,“先生,”傅阴看先生有下床的动作赶紧过去扶他,结果身边的那个公子比他还快一手扶住床上人的手臂,“我在,刚才只是发了个呆,先生还是躺好,李某现在还不知道先生叫什么呢?”那位先生轻笑了一下,这一笑把李白给笑愣住了,师尊笑的次数屈指可数,这笑容有点好看。

——我失忆了,不知道叫什么,傅阴他们都叫我先生。

——他们?

——这几天还有一个公子哥一直来看病。

李白眼睛眯了眯,谁呢?“听傅阴说李公子是受伤是吗?” 那位先生将李白的手拉了过来,冰凉的手指头在那手腕上摸索了一会后认真地把着脉,一会他才呼了口气,嘴角上扬,“还好没什么事就是受寒了,这副身子倒是被人保养的极好,所以开点药就没事了,”他招手叫傅阴过来,右手在空中摸了一会才找到那个男孩,傅阴也知道先生看不见就主动将耳朵凑过去,“先生,你说吧,傅阴就在你旁边,”先生在傅阴耳边叮嘱了什么就见那孩子跑出去了。

——公子是在那断魔台可是等人?

——嗯,等一个人。

——可是哪家小姐?或是哪派女修仙子?

——为何这么讲?

——听傅阴说公子容貌绝世,定然是等一个配得上你的小姐女修仙子啊!

——不是,全部都不是。

——哎!?那是谁啊?

——不等了。

不等了,不找了,人就在眼前了,还等什么,还候到何时。

李白发愣间突然感觉一双温热的手将他的双手拉进了被子里,“我见公子的手冰冷冷,现在可暖和了?”李白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露在外面的手腕,让他想起了那一年。

那一年也是大雪纷飞,那张清冷的脸埋在毛茸茸的衣领里,看得李白想把他藏起来,藏一辈子,“看什么?小废物?衣服穿这么少?急着冻死吗??”那人叹了口气,看到李白冻红了的小手,一双病白色的双手从披风里伸了出来将一个银色手炉递给了他,“不用了师尊,师尊也冷,我我一会练剑会热,”李白看着这个手炉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眼里都是窘迫,他知道师尊没有内力,冬天不会像师傅一样不怕冷,“拿着,一会还给我便是,我又不是小孩,”李白慌慌张张地接过那个手炉,就看见那抹墨绿一转身就离开了,结果第二天妙手回春的杏林尊者发烧了,李白那天内疚得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跪在秦缓门口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祖母绿看到这个小孩时一阵头疼。

——回去!跪着给谁看?

——师尊我.........抢了你的手炉。

——我给你的。

——对不起。

那个人见这个孩子固执得很,叹了口气,啥也不说就回房关门,“给我回去睡觉,今天的课不及格就不要说是我杏林尊者的徒弟,丢人现眼,”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别扭,好像生怕李白听出了自己话里的关心,“是,师尊。”

——公子?公子?

——嗯?哦!我在。

——公子经常走神呢。

李白悄悄地握紧了被子里的手,师尊的手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暖和,“秦缓,这个名字可好,我思索半天终归没有名字不好称呼,你若不喜欢我就不叫了,”“公子随意,反正我也不记得我的名字了。”秦缓抿嘴一笑表示感谢,他觉得这个人真的是个好人,不计较他的瞎残和失忆,还替他想名字,着实是个好朋友,可惜却爱了一个不归人。

这一边李白却紧张得直冒冷汗,一担心一说名字师尊就会有反应就会想起以前的一点一滴,变回以前的冰凉,“那,我就直呼你阿缓可好?”“自然可以,”秦缓将李白的手从被子拿了出来放在他的腿上,“李公子还是多多爱护自己,”李白看着在空气中渐渐消失的温热,嘴角抿了一下,“李白,”“哎?”秦缓愣住了,“我叫李白,不用什么李公子李公子的,我也有名字的,”李白想重新握回那双手却只是伸了伸又缩了回去。

——抱歉,是我疏忽了。

——无碍。

傅阴拿着几包纸包跑了进来,熟能生巧地开始准备给李白煎药,一边扇蒲扇一边问秦缓,“先生,许夫人家的红梅开了,要去吗?”秦缓手作拳头状放在嘴巴轻咳了一下,惊得李白站起来连忙轻拍他的背,“无事的,不去了,不去了,我有看不见,”傅阴一脸遗憾,嘟着嘴,“许夫人还说把那虞小姐给你呢!先生你一点都不着急我都急死了,”秦缓却只是一脸淡然,嘴角轻轻一笑,“我这副身子娶了她就是苦了那个大小姐,没必要,傅阴不会一直陪我的吗?”

——我会一直在的!

——我会一直陪着先生的!

李白和傅阴一愣,立马狠狠地瞪了一眼对方,“噗,那就麻烦你们了,”秦缓看不见自然不知道他们的修罗场,只道他们俩都是好人。

——先生,我家公子又来了。

一抹银色的小人身后还站着一个高挑的男人,看到那抹粉色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住了,瞬间天蓝色的眼睛暗了下来,李白此时面无笑容,如同寒凿。

——哎呀,这不是李白吗?

——好久不见啊,元,公,子。


冲?冲鸭?

旧岁长安--不成为走读生不改名:

【一宣】【圣诞all澄24h活动】

经过两三个星期的安排(其实都是 @请叫我翩迁殿下 和 @一只皮皮瓜 还有 @卿于南北 的安排,我就是个挂名...orz),人员名单终于确定下来啦!

----文案-----

莲花坞旁炊烟袅袅,归鸿掠于广袤大地。

当年紫衣少年意气风发,而今三毒圣手风雨不惧。

飘摇中紧握住手中的长鞭,紫眸折射出桀骜不驯的光彩。

他叫江澄,字晚吟,号三毒圣手。

紫衣青年信步而来,箭袖轻袍,手压在佩剑的剑柄上,腰间悬着一枚银铃,走路时却听不见声响。

---

策划: @旧岁长安--不成为走读生不改名@洛阳辞话  

文案: @旧岁长安--不成为走读生不改名 / @卿于南北 

海报设计: @卿于南北 

人员校对: @请叫我翩迁殿下 

活动时间编排:  @旧岁长安--不成为走读生不改名 / @洛阳辞话 / @请叫我翩迁殿下 / @一只皮皮瓜 

活动时间:2018.12.23 00:00~23:00

活动参与人员如下:

0:00 @森日aka 【all澄】

1:00 @梦醒易碎 【紫电x江澄】

2:00 @坐玛莎拉蒂的有劫 【羡澄】

3:00 @九吟· 【羡澄羡】

4:00 @南路归客 【羡澄】

5:00 @落心雪 【寒澄】

6:00 @贪喜 【双璧澄】

7:00 @卿于南北 【江澄中心向】

8:00 @许作明。 【曦澄】

9:00 @洛阳辞话 【羡澄】

10:00 @眷蕴含 【羡澄】

11:00 @浪味仙儿~ 【凌澄】

12:00 @瞮零 【all澄】

13:00 @许温柚w 【羡澄】

14:00 @澄夕悦晚 【all澄】

15:00 @喵爪ฅ́ฅ̀ 【all澄】

16:00 @【日哭江晚吟&蓝湛♡】火华老板 【羡澄】

17:00 @请叫我翩迁殿下 【all澄/湛澄/羡澄】

18:00 @纯熙 【all澄】

19:00 @♣倾栗 【羡澄】

20:00 @白凉开-white 【凌澄】

21:00 @旧岁长安--不成为走读生不改名 【轩澄】

22:00 @北国烟雨无 【湛澄】

23:00 @一只皮皮瓜 【江澄个人向】

小心点
太太们
这几天太难受了
人生的低谷

陌凌_trail☆:

#占tag歉
这太可怕辽qwqqq
空间已经没有办法转发辽,各位太太保护好自己鸭qwq
微博上有车的要藏起来鸭qwq看车的看了就好千万别转发别赞别给升热度qwq
他们都是蛇精病qwq
私心和比较热的漫威tag已经打了,但tag数量有限制希望大家传播一下,能让几个太太看见就让几个太太看见qwq

琇莹玉【貳】

谢谢大家喜欢〃∀〃

亭山何氏算是我的一个私设。

因为浙江亭山,浙江是我老家。

又偶然看到一句话亭山何氏,人才辈出。

嘻嘻嘻〃∀〃

亭山镇的晚上最为热闹,又赶上七夕更是人山人海,红灯笼一个接一个从这边公子哥的心连到那家小姐的发梢,一盏盏花灯落了水,不知道飘到哪个人的心房里。

魏无羡蹲在河边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一盏盏花灯从他眼前飘过,上辈子都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烛火隐隐约约地将那闺家心愿给照了出来,“好了没?有什么好看的?”江澄站在魏无羡后面,蓝曦臣笑容中带着丝无奈,手里还抱着一堆小孩子吃的零嘴,听到那孩子叫他,便吃力地弯了一下腰,“仙女哥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什么意思?”蓝曦臣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眼里透露着尴尬,他没有想到这孩子会问情事,执子之手吗?他眼睛忍不住瞟向了旁边一脸嫌弃的江澄,耳朵微红,手刚往江澄那边伸去就被魏婴一把抓住了。

——仙女哥哥,我饿了。

——啧,又饿了,猪吗??

蓝曦臣无奈地收回了手拿了一点糕点递给魏无羡,“三毒尊者,泽芜尊者,抱歉!”一抹白色在红红暗暗的街上特别显眼,亭山何氏,人才辈出,“何宗主无事,亭山的七夕甚是热闹,”蓝曦臣抱着一堆零嘴艰难地向何安行礼,“无碍,这是?”何安看到一个似乎没有见过的小孩子,不由得问了一声,“这是路中收养的孩子,不过而已,”江澄行了一个标准的礼,因为一门心思在任何处理何氏一事上,也没有注意到魏无羡的离开。

魏无羡站在江澄旁边,一转头看到一抹黑色在人群中一闪而过,那侧脸的模样不就是他夷陵老祖时候的模样吗??他心有疑虑,忘记和江澄说一声就离开追了上去,该死,不会是画皮叭。

何安忍不住笑了出来,“三毒尊者和泽芜尊者,不如我带你们逛逛?”江澄不想浪费时间,不耐烦地皱了一下眉毛,刚想说一句不用了,对上何安的笑容,叹了口气,还是同意了,“对了,那个小孩不见了?”“怎么可能,他不就在...........”江澄刚想回头骂一句魏无羡,却发现人真的不见了,一下愣住了。何安眼睛眯了眯,指了指江澄身边,“刚才还在这里的,不过此事发生在亭山,又是泽芜尊者和三毒尊者收养的孩子,何安定会查清楚的找回那个孩子,”说完就握紧了自己的佩剑梦遗,一副誓死要找回的样子,江澄那句无所谓硬生生给咽了回去,说了句麻烦何宗主便和蓝曦臣寻人去了。

——都是你说什么收养!现在倒好了白吃了一顿就给跑了。

——抱歉,晚吟。

——还好没有买衣服一副白眼狼的样子。

——上仙说谁白眼狼呐!

江澄手环着剑,看到那个贱兮兮的笑容火气就上来了,刚想一把抓住好好骂一顿,就看到他身后一个带着面具却没有身形的怪物从后面窜了出来,他一手拉过那个死小孩,一手挥出三毒给那怪物一剑,“唔啊啊啊啊啊,”怪物感觉到了三毒给他带来的疼痛,忍不住叫了起来,旁边观花灯的人都捂着耳朵欲绝欲死,蓝曦臣见此时不妙,便赶紧裂冰上唇安抚众人,“区区画皮也敢在亭山放肆!”一把一把银剑带着一身冷冽的女声狠狠地刺入画皮的身体里,又猛地拔了出来,疼得这个画皮哇哇直叫,迫不得已又化成了人形,“何安!!!!”

白衣人冷若冰霜,一把银剑浮在她的身边,冷眼看着那个被迫化成美女人形的画皮,“区区画皮也敢放肆,愚蠢,” “何安你莫忘你的尺梅树,”画皮身上剑痕累累,露出皮下黑黑的不知道什么东西,一双赤红的眼睛看着怪赫人的,“我今天带不走人,也要断了你的尺梅,”何安眉头一皱,“狂妄,”“还有那个小孩,真的像极了夷陵老祖难道不是吗??”画皮勉强撑起自己破烂不堪的身子。

——夷陵老祖?

——夷陵老祖?

——谁啊?

魏无羡躲在江澄背后默默地捂脸,夷陵老祖只是他自己自称,这些高高在上的人怎么可能会知道,知道的也是那些被他帮助过的人,帮多了他名号就传开了,但是并没有人知道他是魏无羡,也没有知道三毒杀得就是魏无羡,杀得就是他们嘴里的夷陵老祖。

——不知道吗??不就是三毒...........

画皮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澄一鞭紫电抽倒在地,他不用那画皮说完也知道是谁了,那人早就死了,为什么还有人不怕死的提起来,“就这样的修为也敢出来造乱,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胆子,”何安听了这话脸色有点不好看,毕竟画皮一妖仗着七夕才敢来吸取尺梅灵气,否则连型都化不成,画皮这个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急于求成的结果,何安忍不住叹了口气, “尺梅的灵气与你不符,没有用的,明日就会回到你之前的修为,”“我知道的,”画皮咬了咬下唇,她就是想看看当初救她的那个人,“何安,我就是想看看你,我没有干别的事。”

——可是你扮了夷陵老祖的模样!我看到了。

——莫玄羽,又管你何事?!

——我.......我就说说嘛,上仙。

魏无羡假装被江澄吼得后退了一步,他看了看何安,何安这个人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此人估摸着百家讨伐他之时并没有参加,“何安我是来谢谢你的,”画皮她没有名字,在百家讨伐魏无羡的时候受牵连被何安救了下来,一句“往后你若善便来找我,若恶就不要让我碰到,见一次杀一次!”一把银剑,让她等了一百多年,如今偷偷地吸了口灵气勉强化成人就被魏无羡给气回了原型,“谢谢我?我何安什么时候这么金贵需要你一声百年之前一事的谢谢?”燕飞春回,何安两把除妖杀祟的银扇舞得云起云落,“何安,百家已经觉得留你不得了,留何氏不得了,你...........”画皮死死撑着,她知道燕飞春回一下去她就魂飞魄散。

江澄握紧了紫电当初他发现那个人修魔之时也这么警告了,可是他偏偏不听和眼前这个画皮一模一样,究竟是什么执念,“啧,一模一样,恶心死了,”魏无羡听到了江澄这么一句低语,默默地不说话了,他,并非不是不听他的,这是这事早晚得有人做。

——所以呢?我警告过你,百家的事情与我无关,来几杀几人!

何安一把燕飞抵在她的脖子上,朱唇微张,想来她居然没有听她的警告,看到蓝曦臣和江澄还站在哪里,叹了口气,燕飞往里划了划,“我早就警告过你”画皮艰难地呼了口气,“无事,还有我没有扮魏无羡,那人不是我,”何安眼睛一暗便将这画皮给魂飞魄散了。

——你们也看到了,就是因为我没有去讨伐魏无羡,就怀疑我,看来这百家和魏无羡有何区别?

——你为何不去?

——我为何要去?三毒尊者倒是给我一个理由?他没有祸害亭山弟子和百姓,我去求什么,求个魏无羡的难堪?无聊至极。

何安叹了口气,望着树立在亭山正中央的那棵巨大的梅树,此时正是花开花落之时,一场花雨迷乱了江澄的眼,也迷蓝曦臣的耳,更是乱了魏无羡的心。

——亭山何氏,人才辈出,辈辈都是给那些天子贵人算命,观天测习人心。

——都说人心难测,何宗主你们如何习?

——我们习得是帝王之心,就是你们说得钱财权利,蛮庸俗的。

——何安..........

——我走了,你们玩得开心。

一身孤白,一把银剑,一对双扇,亭山何氏,人才辈出。

——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