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爪ฅ́ฅ̀

【师尊,今天依然想上你17】

哦吼
给个小评论叭小可爱〃∀〃
谢谢喜欢
你的好友日常作天作地的李白已上线
秦缓快掉线了。。。

——掌门,李白的玉掉了,我打算去找找。
——这都能掉的,罢了,我随你一起。
——不必的,掌门。
——我就去你还能拦着?再说了你的修为你自己不知道?师兄还敢把你放出来四处折腾。
——不是,我..........
秦缓站在那个人面前一下子语塞了,他说真的并不是为了找玉而下山,他这是打算去查查当年那件事的怂恿者,但是掌门最讨厌别人谈起这件事,更不要说是门内弟子和峰住,所以秦缓只是眉毛皱了一下就当做同意了。
——师尊?
秦缓站在峰底等掌门时却遇到了四处寻找他的李白,眉毛轻微一挑,将袖子拂了拂,“何事?”“师尊,一个人,去?”李白笑容有点勉强,双手不安地摸了摸剑柄的纹路。
——掌门。
——嗯?什么?
——我的意思还有掌门跟着。
竟然还有那个掌门!摸剑柄的手一顿,突然有一声如石入湖的清脆问号声饶入了李白的耳朵“你就是秦缓的徒弟?” 李白回头看到那声清色的掌门服就一下子明白了那个人的身份,对上湖蓝色的眼睛,礼貌性地弯了弯腰,“李太白见过掌门。”“嗯,心性不错。”若以后张良知道李白是那青丘狐时的时候就不会这么说了。
——谢掌门。
——无事。
张良一步上前扬起一片袖风就离开了 ,手指头超秦缓动了动示意秦缓跟上,秦缓也明白于是便回头叮嘱了李白几句便和张良离开了。
——糖葫芦啊!糖葫芦要不要!
——桃花酿,贼香贼香的桃花酿!大哥来一碗吗??
此时画春派山下的回秋镇日日夜夜如此热闹,街上的各种吆喝声吵得秦缓眉头一皱,自那次花灯节后再也没有接触过这样热闹的场景,看着旁边的对对情人眉眼之间都是情意绵绵,又不时有小孩撞到秦缓身上,他一时半会有点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秦缓!秦缓?秦缓?!
秦缓半天才回过神发现掌门在叫他,尴尬地拉了一下袖子,避免有脏污碰到他洁白的袖边,“怎么,杏林尊者,第一次来吗?” “非也,”秦缓尴尬地跟在张良身后,“哦!?莫非是上次?也好多出来走走不然你都不知道别人干了什么?杏林尊者对吧!?”印着灿烂烟花星空的湖蓝色孤寂地盯着远方的一处。
——告诉我,我不想这样忙忙碌碌地寻找。
张良的眼神一滞,回头看向秦缓,却突然发现他不见,心头一惊,突然发现手心一凉,低头发现手里早已握着一块刻着白字的玉,眼神带着萧杀,他竟然早就已经发觉,但此时必要先防着那个李白和青丘狐,无碍,反正还有..........就在此时有几个黑色劲衣的男子落到他身边,故意将声压低。
——现在怎么办,掌门,杏林尊者跟丢了。
——那李白呢?
——李白不知去向,那个长春也一直不说。
—— 我晓得了,就说李白干了有违师道的事早已赶出画春派,还有迅速找到杏林尊者。
——知道了。
张良渐渐地闭上了眼,手里紧紧地握紧那块玉,想扔却不敢扔,终究是不敢再欠了秦缓,睁眼却已在画春派门口,耳边容不下那些虚伪的问候声,“清心锋外门大弟子长春在何处?”“刚不久说要找杏林尊者下山了。”“无理取闹,快去给我速速寻回。”“是,掌门。”
来个人,快!
尊者,你在哪里?
他们说你为了那青丘狐私自下山。
可我分明看到掌门与你同去。
师弟也不知道去了何处。
长春跌跌撞撞地走在红墙白瓦之间,听到上空嗖嗖地御剑声,连忙贴着墙躲了起来,因为秦缓的缘故,他并没有修剑习武,更不会什么御剑,倒是修了一些保命符咒,他朝着印象中贤者居住的地方躲躲藏藏地前去,这个时候但愿那个人还相信尊者。
——少族长,你回来了?
——回来了,少族长。
——恭喜少族长继位!
——参见族长!
那个紫发少年狐耳一抖,尾巴一扬,坐在了高座上,手腕搭着下巴,眼里泛着冷意,“给我把杏林尊者找到,” 紫瞳闪了一下,握紧了手里的簪子,“顺便,天凉了,灭了那画春派如何?”一个许久未回的少族长,一回来就将原族长硬生生地逼了下去,然后就是一翻灭了名门正派的大动作,他们早已对那些装作正直清风的名门正派不顺眼,一下子就都赞同了。
当事人此时却在断念台,祖母绿凉了一阵,玉白色的石板却难掩那过去的血色尸山。

【师尊,今天依然想上你番外——师尊的扇子】

——师尊!师尊!
——干什么干什么?
——你怎么有这么多扇子?
李白手往柜子里胡乱搅了来几下,把柜子里的扇子搅得乱七八糟,还是不解气,打算一把把拿出来。
秦缓见了无奈地摇了一下头,手端着继续泡茶,怕他弄坏那些名贵的扇子,便出声提醒,清清冷冷地声音飘到了李白耳里。
——师兄送的,不要弄坏。
——为啥啊?
——都很贵,你赔不起,赶紧放好。
——哼!
李白拿起一把扇子随意打开,看到扇子上写着大大的一个“清”字,接下来对着空气就是一顿乱扇,“那是掌门提字的竹墨扇,小心点。”他看了看背着他还在泡茶的师尊,只好换下一把。
——不要乱动,那是尺梅木做的扇子有提神驱邪之效。
——等等,那是寒彦象牙扇,扇出来的风有冬暖夏凉神奇之处。
——把那把黑色的纸扇给我放回去。
李白委屈地把自己弄乱的扇子又自己整理好,蹲在地上一步一步地挪到秦缓身边,“师尊,那些扇子还给师傅叭,放着你又不用,多碍事,”秦缓手一转就把扇柄打在李白脑门上。
——贵的东西只是用来欣赏的,小兔崽子懂什么?这几把扇子可遇不可求。——唔,痛,那师傅他还舍得送你?
——谁知道呢!
秦缓将扇子轻靠在嘴唇上,祖母绿暗了一下,似笑非笑地抿了一下嘴角,“师尊怎么了?”听到李白的声音他才如梦初醒,站了起来,揉了揉李白的头,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
师........师尊,摸他头了,李白飘飘然地摸着头顶,天蓝色的眼睛近乎痴迷地看着秦缓,忽然想到了什么,手渐渐伸向了秦缓随手放在桌子上的扇子,眼睛不时瞄向还在发呆的秦缓,见他没有发现,就伸长了手,眼看手指头就要碰到那把扇子,忽然就被一双指节分明的手给按住了,他顿了一下,带着一丝害怕抬头对上那双波澜不惊的祖母绿。
——干什么?小废物?偷扇子?
——不是的,师尊,我就是看看。
——嗯?那你直说好了。
秦缓随手把扇子扔到李白的双手里,“我去看一下师兄,你好好待着。”他随便叮嘱了一下李白便急急忙忙地往剑敛峰走去,也不叫李白帮忙御剑过去,这让李白很吃味。
——什么嘛!师尊叫我一声我就可以载师尊过去啊!
雪白的狐狸耳朵抖了抖,薄薄的嘴唇覆上冰冷冷的扇柄,淡淡的檀木直接飘入了鼻子,是师尊的味道,开心,等等,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和师尊接吻了?李白的脸刷的一下红了,抱着那把凉凉的,小小的扇子抱在怀里蹭蹭。
——师弟你问我李白喜欢什么?
——嗯,正是此意。
——我怎么知道。
——那师兄你说剑穗,这个可好?
——剑需要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吗??我都没有。
——这样的吗??
——对不起,我忘了你之前是文剑。
裴旻见那双好不容易亮了一下的祖母绿又暗了下去,嘴角一僵,直骂自己傻子嘴贱,这个高冷的师弟好不容易想送人东西自己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否定。
——那发带怎么样,师兄?
——啥颜色的?
——清紫色。
秦缓将他之前下山时就一眼相中的紫白相间的发带拿了出来,他有点紧张,第一次送小孩子生辰礼物,不知道对方需要什么。
——这个好看哎!这颜色好眼熟?
——嗯,店家说这是唯一的一条。
——不是,这不是青丘狐族长才有的发色颜色吗?师弟你.........
——巧合而已,莫再胡说八道。
——开个玩笑呀,不知道李白喜不喜欢这种有点小娘气的发带。
——师兄所言当真?
秦缓有点自闭了,送个礼物怎么这么难,送开握着发带的手,长厚眼睫毛遮住了祖母绿的情绪,“那,师兄你说怎么办?”“你这么问我我也不知道哎。”裴旻有些犯难,毕竟平时也就送秦缓和掌门礼物,两个人的喜好一下子就知道了,谁会知道李白那小子喜欢什么。
——师尊怎么还没有回来,明明知道是我生辰还去师傅那边。
李白眼睛暗了一下,紫色汹涌澎湃,双手紧紧地握着那把脆弱的扇子,那檀木的扇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丝裂痕,一心只有那个师尊的李白怎么会注意到。
——师兄,生辰要吃什么呀?
——还有这种事情啊!
——我听那些外门弟子说的。
——这样啊!小孩子都喜欢甜的吧。
——那我叫长春准备点点心,如何?
——那不错啊!
裴旻便御剑载着秦缓回到了秦缓的峰脚下,“尊者回来了?”长春远远就看到了秦缓和裴旻,等他们落地就迎上去,“太白师弟他哭得可厉害了,说尊者你不回来了。”秦缓身体一顿,苦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随他去吧,哭累会自己停下来,长春,”“嗯,尊者有何吩咐?”长春比起李白,虽然样貌上输给了李白,但比李白乖巧成熟,这令秦缓很是欣慰,便吩咐他。
——今天李白生辰,你去做一些点心便好。
——尊者就甜的吗?要泡茶吗?前几天掌门送过来的碧螺春要喝吗?尊者?
长春兴致很高,想着应该准备什么点心,要用什么茶具,还思索这要不要把前几天掌门送的碧螺春拿出来。
——你办吧,我放心。
——那定不负尊者。
三个人因为李白的生辰谈得热火朝天,兴致都十分高【其实就两个人热火朝天..........】,却没有看到不远处躲在树后面的李白,远远地只能听到,“送这个怎么样...........他应该会喜欢的。”“师兄.........这个怎么样?”“尊者..........定会大办。”他们好像在讨论很重要的事情,他是谁啊?你们口中的那个他是谁啊!?李白的手紧紧地扣在书皮上,脑子思索来思索去也不明白师尊的心上人到底是哪个混蛋!
——师兄,你在做点心啊!
长春揉面的手一顿,平时这个师弟理都不理他,现在却主动找他说话并且还叫他师兄,长春知道有问题还是耐心地把手里的活停下来看向李白,笑道“师弟,什么事?”“为什么要做点心啊!有哪位前辈过来吗??”套话,长春百分百肯定李白绝对在套话,但是他还是眼角弯着,一脸微笑,“我不清楚,尊者吩咐的,师弟还有什么事吗??”嘁,又瞒着他,“没事了,师兄做什么点心啊?”“桃花酥,还打算蒸点桂花糕。”长春手里的活不停,一边回答李白一边揉面。
——怎么都是甜的点心啊?师尊为什么都没有和我说过这件事啊!
哪有人想给你惊喜还说一声的,但眼下长春只能耐心地回答,“师弟不要难过,大概尊者忘记了。”师尊真的把他忘记了吗?明明连这个外门师兄都知道,凭什么他什么都不知道啊!
——妲己。
——有什么事吩咐吗??
——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
——少族长,你的生辰?
李白倒挂在树上,摇来摇去,满脑子都是秦缓有心上人了,“不可能,肯定是别的日子,快给我想。”妲己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大哥,今天你的尊者今天忙上忙下不就是为了你的生辰吗??“可是今天出了少族长的生辰确实没有别的日子了,”“那还有谁生辰啊!肯定有!”无理取闹的小孩,妲己叹了口气,“贤者的鲲的生日?”她已经开始胡说八道了,“算了,料你也不知道。”李白腰猛地一甩,稳稳地站在地上,抬头地时候看到远处那抹翠绿色,嘴角的笑意猛地放大,奔向那个身影。
——师尊~
——何事?不是叫你乖乖待好吗??
——这不是师尊好久都没有回来吗?我就出来看看。
——嗯,刚才在干嘛?
——玩!
——少玩点,过几年就是师兄了,自己注意。
——师尊还要收别的徒弟吗??
——得有人愿意才行。
李白忍不住瞟到秦缓落寞的眼神,一边心疼一边庆幸,“怎么了?师尊?”他身边的人儿突然停下来,身体一顿,手渐渐握紧,“李白,”清清冷冷的声音亲唤这个名字,听得李白全身紧绷,师尊的声音好好听,李白激动得说话都磕磕绊绊不知所措,“何......何事?”
秦缓不说话了,伸进袖子掏出来了一根发簪,神情有些凝重,翻了半天确认真的没有以后,脸色尴尬地看向李白,眼神有点紧张,“那个李白啊,生辰快乐,本来想送一簪一带,结果发带丢了,抱歉。”祖母绿见李白不说话以为很伤心,嘴角抿了一下。
——那个是为师的错,要不我去找回来。
秦缓衣袖一转就打算顺着整个峰找一遍,毕竟他第一次给人过生辰,结果东西却丢了,刚走出一步就感觉到有人拉住了他的衣袖,回头就看到了抓着簪子的李白,脸上一脸的灿烂,“没事的,师尊,我很喜欢,师尊第一次送我生辰礼物。”
秦缓愣住了,那双平时看着古灵精怪的天蓝色眼睛此时竟装下了整个夜空,一时间竟没有抽回袖子,“喜欢......就好,”秦缓迅速转过脸,猛地抽回袖子,也不顾袖子上的折横就带着李白回去了。
李白内心早已盛开了无数个烟火,握着那个簪子,仿佛要捏碎,不过他可不舍得,不过那发带,必须给他找出来,万一被别人捡到了不就相当于师尊送给别人了吗??不过师尊脸红的样子已经可爱到不行,叫人画下来,天天看。
——啊!尊者!师弟!回来了?
——啊?师弟回来了?!
裴旻一下子扑上来,把手搭在秦缓的肩b膀上,小声地问“找到了吗??”秦缓揉了一下鼻梁,声音带着一丝疲惫。
——找了两个时辰了,还是未找到。
——可惜了,明明很好看的,还是你自己挑的,挺怪可惜的。
李白看似在看长春做得点心,耳朵却恨不得伸到秦缓身边听,当听到那根发带是秦缓自己挑的时候他想立刻找到那根发带然后要师尊帮他扎上,师尊亲手绾的头发,李白有点飘飘然。
——师弟,是不喜欢吗??
长春见李白一直在发呆,以为不喜欢他做得点心,有点悲伤,做点心一直以来是他的专长,秦缓没有辟谷之前大多数都是他负责的伙食,虽然他是李白的师兄,事实上他只比秦缓小几十年。
——没有,很好吃。
——长春的点心一直很棒,今天辛苦你了。
——没有的师尊,师弟喜欢就好。
秦缓夸奖式地摸了摸长春的头,以表示鼓励,“李白你尝尝看。”李白很吃醋,他以为秦缓就摸他一个人的头,结果,他轻而易举就将他梦寐以求的东西施舍给了那个外门弟子,嘁,李白狠狠地咬了一口桃花酥,唔,确实有点好吃,哼,就一点点,好吃也不会原谅他。
——给我找!
——少族长,是怎样的发带啊!
——我怎么知道,好像是清紫色,快找!
——找.........找到了。
李白一把夺过那根有些脏了但依旧很好看的发带,听那个长春形容好像就是这根发带,不亏是师尊的挑的,真好看,他随手就系在头上了,夜风一覆,紫发带随风飘扬,闯入了那双情意满烂的紫瞳里。
——妲己怎么样好看吗?
——嗯,很好看。
——比那月亮好看吗??
——好看。
——师尊会喜欢吗??
——应该会。
秦缓握着这边裂了的檀木扇,祖母绿一下子暗了下来,果然不能对那个小兔崽子太好。
——小废物,你给我滚过来。








【师尊,今天依然想上你16】

希望喜欢〃∀〃
多评论热热闹闹〃∀〃

窗将那悄悄露白的天装了起来,摆在那青年的面前任其欣赏,若是平时早已忍不住感叹,但此时却无力地坐在木椅上看着对面忐忑不安的少年。
——嗯?这个时候不说话了?
——师尊...........
——刚才哭得可起劲了。
——师尊我..........
刚才李白哭得时候完全没有想后果,如今一停就是秋后算账,手紧紧地抓着衣袍,千言万语全变成了一句师尊。
——嗯?李白你.........的玉佩呢??
秦缓起身敲了一下李白的脑袋,刚想教训一下他,那双祖母绿一下注意到应该时时刻刻挂在李白腰间的那块淡白色的玉佩没了,向来规规矩矩的他觉得不允许发生这种事,额头青筋微微爆起,他已经不知道为了这个不成器的徒弟操了多少心,他却还是如此不长进。
——李白你分明知道那玉是干什么的,还如此丢三落四,赶紧给我去找!小兔崽子,今日找不着就不要回来!
秦缓衣袖一挥朝他那关键时刻还会靠谱的师兄的房间走去,打算想他问一下,若是以前他倒是可以轻轻松松解决,如今却只能这样,毕竟现在那个师兄总比他这个没了修为的人有办法。
【秦缓所在的画春派与别的门派不同,比起那些清雅的铃铛,抹额等,不知道为什么掌门一直钟爱玉,所以门派弟子身份都是靠这个琇莹玉来确认,关键时刻更是可以保命求救,所以在画春派无论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等等都得时刻带着。
而且自己的玉只能交给自己一辈子信任的朋友,因为君子如玉,对,就是朋友不是情缘,不知道到了这一代却被传成只能给自己心怡的人。
为此李白一段时间想尽办法把自己玉送给秦缓或者去偷秦缓的玉,结果可想而知。】
秦缓离开以后,李白愣住了,明明平时很宝贝的,而现在玉却没了,手慌乱地在腰间来回摸索,依旧摸不到那个冰冷冷的触感 。
——师兄,李白的玉不见了。
裴旻刚喝得一口水差点喷到清冷师弟的脸上,抹了抹嘴角。
——又出事了?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去找!
——你去?你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你还有修为是吗???
——我说了我去,你帮忙看着那小子。
——哎,至少把我给你的扇子带上,至少不会死得太难看。
——你.............我知道了,还有过几天赶紧搬出去,搬回你剑敛峰。
秦缓一下子语塞了,看那傻师兄得意的表情,只能眼角一瞪,嘴头一顿警告就头也不回就离开了。
——李白,听你师弟说找不到琇莹玉了?
裴旻推门进来就看到垂头沮丧到不行,无奈地叹口气,上去拍了拍背,“好了好了,你师尊出去找了。”“师尊去了?”李白眼睛猛地放大,师尊他不是没有修为吗?怎么怎么就..........“对啊,你要相信你师尊,毕竟七年前他还是.........个非常厉害的人。”裴旻刚想说什么却一下反应过来李白还在这就嘴一拐弯换了个词。
——这样啊!师尊七年前也修医?
——怎么可能.........不修医?
——这样啊!
——对啊,不要急,你师尊的玉佩也.......随身携带,你也要记得 随时带着啊!
秦缓师弟你啥时候回来啊!!他感觉要被这个小狐狸崽子把话套完了,裴旻一个感觉要说出什么来就嘴角迅速一拐,这种隐隐约约的半裸比全裸还致命,还令人好奇,李白嘴角轻微上扬,面上却摆着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心里却打算找个没人的时间问问妲己七年前到底怎么了,谁也别想瞒着他,师尊也不可以。

【师尊,今天依然想上你15】

希望喜欢〃∀〃
突然的爆更【bushi】

夜已深,秦缓从远处的竹林走了出来,一步一步地散在石路上,看到李白的房里的灯已经灭了,以为他睡了,走到木门前敲了敲一直见没有人反应以为睡熟了便开门进去,当他走到床前,掀开床帘,祖母绿看到床帘后的样子时,眼睛暗了一下。
——噗哈哈哈哈哈哈!
天空上回荡着白龙爽朗地笑声,金瞳都被笑出了眼泪,“你不知道你那尊者修得是无情道吗??还在这妄想。” “你这话什么意思?”李白大感不好,他总觉得师尊收他为徒的前面一段事情被人有意掩埋不告诉他。
——就是你痴心妄想的意思,死狐狸。
——闭嘴!
——你可知道你那尊者是被谁废了修为?你可知道为何他嘴上不说心里却恨极了青丘狐。
师尊他..........讨厌青丘狐,怪不得那次讨伐明明有医修的,根本不需要大动干戈地让杏林尊者上,他却执意跟过来,说照顾他,难道都是骗人的,师尊他...........
——骗人,白龙,你又怎么会知道!
——我的良可是读书人,能跟你比吗?
——你等着,今日放你一马,过几日来取尺梅。
——能不能放过它.......
——不行,这棵尺梅命过百早已成丹,我要让他可以和我双修!
——说的跟真的一样,我信了。
韩信将枪放在怀中,挑衅地笑了笑, 看着已经离开的那只气急败坏的狐狸,银发乱舞,金色的眼睛一眯,手缓缓地抚上尺梅,指腹不停地摩擦着粗糙的梅树皮,死狐狸你完了。
可恶!师尊到底瞒着我什么,那五年究竟去干嘛了,好不甘心,仿佛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还瞒着让他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
还胡思乱想的李白已经走到房门前,为了不被师尊发现,保险地看了一眼师尊的房间的灯,看到已经灭了才放心地叹了口气,以为秦缓睡着了就小心翼翼地打开门进去,可他因为太紧张却忘了平时秦缓都是不睡觉的。
——去哪了才回来?
清冷的声音让李白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师尊怎么会在这,他一下子就站着不动了,慌乱的眼睛看着坐在黑暗里的人,不知道如何解释,“问你话呢!这么晚去哪里?!”秦缓将那双冰凉的祖母绿直接看向了他,冷冷的视线宛如一根针直接刺入了李白的心脏。
——我担心我跟不上师尊你们,我...........
李白支支吾吾的解释也让秦缓注意到了他手里的那把银剑,嘴角一抿,“这么晚?平时怎么没有见你这么认真?”完了,又说了这种话,明明知道他平时也很努力,但他这张嘴怎么就忍不住,秦缓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不去看李白那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生怕自己一个没有忍住把这件事给过了,于是乎声音又是低了几个度。
——小畜生,我劝你不要骗我,御剑去哪里了?!
——师尊我...........
——掌门说这几日门派周边常常出现青丘狐一族,小畜生,是不是你勾结的?
李白浑身血一冷,整个人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眼睛微张,脸色煞白,持剑的手微微颤抖。
——师尊你不相信我!?
秦缓见他眼眶里已经酝酿了几颗眼泪,心里一慌,他也只是想诈一下而已,他也没有肯定啊!越想越烦躁,声音也忍不住提高。
——我何曾说过不相信你,那你倒是说,这么晚去干嘛?
——师尊依旧还是不相信我,我真没有呜呜哇哇啊啊...........
李白边说眼眶里的金豆子边掉下来,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啪嗒”,李白脚下的木板隐隐约约湿了一点。
——哎!?你哭什么,我我.........
秦缓有些手忙脚乱,明明是李白的过,现在看来怎么感觉是自己的错,语气有点窘迫,“都说别哭了,” 秦缓越是这样笨拙的安慰,李白就越哭的厉害,开始上气不接下气,他担心李白哭忘会喘不上气,只好叹了口气,认命地帮他拍后背,还不时给他递水,他现在都有点忘了想问李白啥事来着,哎,祖母绿透露着无奈,手却没有停。
——哭够了吗??
李白耳边传来清冷还带着一丝无奈的问声,才想起来师尊还在,他怎么在师尊面前就哭了,师尊肯定把他当做小孩子了,他这么想着眼泪又要流下来。
——我错了还不行,别哭,大半夜你要吵醒裴旻师兄才甘心?
师尊你........少根筋叭,这个时候怎么还惦记裴旻,不应该哄他吗?怎么还埋怨他会吵醒裴旻?李白一下子愣住了,忘记了哭,心里有点说不出的委屈。

【师尊,今天依然想上你14】

嘻嘻嘻嘻嘻嘻〃∀〃
比心❤
谢谢你们一直看到现在〃∀〃
还是希望你们喜欢(๑◝ᴗ◜๑)
多多评论〃∀〃
热热闹闹(*>◡❛)

梅间一弧月,月下把酒歌。
李白站在秦缓身后不时地问“师尊,可要喝酒?”“不喝了,酒不可喝多伤身。”“师尊可要吃月饼?”“不吃了,吃太饱对胃不好,好好地赏月便罢。”李白蔫蔫地站在身后,明明裴旻好不容易醉过去了,明明好不容易的二人世界,师尊他........他他竟然只看月亮不看我,森气。
——师尊,月亮有这么好看吗??
——嗯,今年的月亮甚圆,怕是以后看不到了。
秦缓心情很好,月亮好看,梅也好看,他就是心情好,也说不上高兴,嘴角微微翘了一下,又迅速地抿了回去。这一幕却被李白看到了,什么呀,月亮有我好看吗??梅有我漂亮吗??这导致以后他会忍不住问那些狐狸这两个蠢到极点的问题,那些都是后话了。
竹叶摇朔,那六角楼台镶嵌在月亮,里面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
——此处来找你我怀疑杏林尊者和那狐狸有私通。
——为何?
——那墨梅............
——此事不用你管,我会处理的。
——你每次都这么说!
黑暗中的那人似乎按捺不住了,忍不住拍桌而起,眉头狠狠地皱着,金色的眼睛闪着冷光,他对面的男人十分冷静地翻着书,仿佛这一切都不关他的事。
——我说,我,会处理。
男人收起来书,抬头,湖蓝色的眼睛死死地对上金瞳,“白龙你是听不懂吗??如果你总是来说这种事的话便走吧我的回答永远一样。”韩信气得全身发抖,明明一次又一次提醒,却都被“哦,我晓得了,我会处理的。”“嗯,知道了”等等话语敷衍过去了,“你最好说到做到,不然到时候百家百族如何处理那对师徒,你自己应该知道。”“嗯,我知道了。”男人依旧淡淡地回答,连韩信走的时候也只是轻轻地挑了一下眉。
——韩族长见到掌门了吗?
秦缓见远处走来的韩信脸色十分难看,以为过去扑了个空,“关你何事?”韩信瞪了一下秦缓,“师尊就问问!不想回答就不要回答,谁稀罕你啊!”李白最受不了秦缓被人欺负,一见韩信这样就忍不住说了回去
——哼!有怎样的师傅就有怎样的徒弟。
韩信冷哼一声,走到尺梅面前手一挥,梅树就慢慢地连根拔起,缓缓地浮在空中,看到因为青丘狐粗暴的转移方式而断了的树根时,韩信心疼地皱了一下眉,“再,见”枪一持,便带着尺梅离开了。
——师尊他太过分了。
——无碍。
秦缓也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招呼着李白要回去休息了,“我去找一下掌门,你把东西收拾了就去睡吧,不早了。”秦缓本来想摸一下头,结果发现李白长高了,祖母绿暗了一下,叹了口气,也想着李白也不小了,就只好拍了一下肩便往竹林走去。
——师尊真的是..........
李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匆匆忙忙地将赏月之物收拾好搬进屋里,不一会以就青丘狐族长的容貌又出去了,他这一走,走得匆忙,一心只有秦缓,却不知道竹林里的湖蓝色都看在了眼里。
——掌门!掌门?
——嗯,何事?
湖蓝色眼睛的主人被秦缓千呼万唤才回了神,看来那白龙说的十有八九是没有错的,得注意下那个李白了。
——月色正好,是难得的圆啊!
白龙一听到那厌恶至极的声音,就握紧了枪,“青丘狐看来这几年很闲啊!没人抓你们了?”“噗,自然,谁敢来,叫他有去无回。”紫色的眼睛照着一弯明月,出现在白龙面前,脚下踩着一把银剑。
——怎么?又来抢尺梅,哼,我看那个榆木脑袋的尊者也不知道是你抢的。
——那又如何,总比你对那人关心结果好心当做驴肝肺。
——总比你那个尊者好!
——我的尊者比你那人好看。

论兔子正确的食用方法【21】

合掌抱歉

有部分漏了
希望喜欢〃∀〃

——所以你怎样才能回去?
——急什么啊?
少年嘴角上扬,手不听话地划过李白的腰身,指腹隔着一层衣服慢慢地滑下去,整个脸也渐渐靠近了李白,祖母绿对上天蓝色,两个人的呼吸逐渐灼热最后缠绕,“不来一炮再走吗?”
李白一下子把搭在他腰带上的手甩开,冷冷的蓝光霎时打入了少年的眼里,“恶心,”“恶心我的人还是我的身啊!”少年舔了舔唇,眼睛懒散地眯了眯,“算了,那你们打算怎么办啊!?听你们的。”少年无聊地坐在椅子,脚蹬在地上,一前一后一上一下不停地晃着,一副乖巧的样子,仿佛刚才那骚浪的样子不是他。
——所以怎么办?
——能不能凉拌炒鸡蛋,我有点饿了。
——刘季,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我也饿了。
少年坐在椅子上委屈巴巴的瘪了瘪嘴,晃了晃脚,心里不停地骂着李白,自从他做牛郎开始就没有失败过【bushi】“有没有夜宵啊!”emmmm,好饿,那小子怎么不吃晚饭啊!饿着自己就算了还饿着我了,委屈巴巴。
——也对,秦缓都不吃晚饭的。
——哎哎,为什么呀?
李白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刚对上那双祖母绿里的调侃,硬生生地把对秦缓的心疼压下去不让这少年看到。
——说什么饥饿刺激神经。
——是发情了叭。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
少年突然后劲一冷,抬头就看到几双眼睛直愣愣地看着他,好几秒不带眨的,吓得差点从椅子上翻了下来,“干嘛?看我干嘛,莫名其妙。”
——你不发情吗?
——你才发情,天天的那种!
——你..........不是兔子吗??
——谁说的?
少年恼羞成怒,刚想破口大骂,就看见他们的视线都看向了他的头上,他突然有一种不好地预感,莫非......... 他的手往上一探,摸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不确定地捏了捏,软软的,还有温度,哎嘿嘿嘿,等等,雾草,少年一下子呆住了。
——你不知道?
——这种事情那个小子都没有说过呀!
少年一下羞红了脸,将脸埋在胳膊里,露在外面的兔耳朵泛着可疑的红色,原来这孩子也会害羞啊!李白罪恶的双手忍不住伸了过去,“啊啊!你干什么呀!变态!”兔耳猛地一颤,少年惊得一下抬头,恼羞成怒地扑在李白身上,抓着他的头发拉扯,活像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死狐狸,大变态!”少年软绵绵地拳头一下没一下地打在李白脸上。
——啊!不要打脸啊!
——秦缓就喜欢他的脸!
——刘老三不要看热闹不嫌事大!
——哦!?那我就打花你这张狐狸脸!
少年突然身体一晃,可恶,这次怎这么快,那小子越来越不好控制了,他感觉眼前一黑就直接倒在李白身上。
——喂喂喂,睡觉不要躺我身上啊!起来啊!
秦缓恍恍惚惚地睁开了眼睛,这情况不太好,微微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李白,“李白?”“秦缓?”李白一瞅见那冰冰凉凉的祖母绿就知道他的那个小医生回来了,嘴咧了咧,“没事没事,就是你困了,要睡一会吗?”他目光急切地看着秦缓,然而秦缓在发现他躺在李白身上时,一下子就站着起来,同手同脚地走进了厕所,“你们聊我去洗个澡。”
——要一起呢?
——滚!

好的
周黑鸭到手
我我我可能要开始写文

【师尊,今天依然想上你13】

祝小可爱们中秋快乐!
希望喜欢〃∀〃

如灯炽的月亮早早地挂上了黑夜,墨色的梅染上了月光,悄悄地飘着几片。
——师尊!
——嗯?
李白将手里的梅花酿讨好般地放在了秦缓的桌上,小心地为秦缓酌好,“师尊你尝尝,我第一次酿。” “嗯,”好看的手拿起了酒杯,小口地抿了一下便将酒杯放了下来,对上那双期待的眼睛,秦缓实在说不出什么刻薄的话,“甚好。”
那双天蓝色瞬间闪闪发光宛如天上明月,看得秦缓愣了一下,在他又修为时修得便是那无情道,这几百年几千年也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来,没有了修为也是如此,更不会出现今晚般的心动,这是为何?
莫非是那小兔崽子吗?自李白来了以后他第一次为人下船寻人,第一次收到礼物,第一次和人逛花灯节,想到这些的秦缓有些难为情,脸像喝醉了般微微红了一下,便扶袖掩饰。
师尊他脸红了,好可爱,想.........不可以,不可以,李白摇了摇头立马想甩掉脑子里的龌龊想法,这是不尊师重道的行为,师尊肯定不喜欢现在的他,这个身份干出那样的事。
——师弟,在喝酒啊!?
裴旻嬉皮笑脸地走进了庭院,自然熟地坐在秦缓对面,有顺其自然地接过秦缓面前的酒刚要喝就被李白劫了下来,“这个师尊喝过了,师傅要喝我另倒。”裴旻被李白眼里的寒光震了一下,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随便吧,抱歉啊!师弟,刚才没注意啊!”
——无碍。
秦缓还在想事情,听到裴旻的话也只是随意挥了挥手让这件事过去。却被李白记在了心里,师尊既然你这么喜欢别人喝的东西,以后我让你喝个够!那双眼睛里的那抹紫色汹涌着。
——师尊,吃月饼吗?
李白已经平复了心情,依旧一脸笑容的将一盘月饼端了上来,却看得裴旻阴森森的,这小子今天怎么了?怪吓人的。
——杏林尊者!
云中时隐时现出现一条 白龙,金色的眼睛冷光一闪便化为银发白铠男子,一踏烟云便来到了秦缓身前,一把寒枪指着那双祖母绿,薄唇微微动了动,“还吾族尺梅!”秦缓对上枪尖也只是微微勾了一下唇,放下月饼,“我不知道他竟然抢了贵族的东西。”他狠狠地咬重了“抢”这个字。
——你不知道?
——骗你作甚 ?
——行吧,想定他也不敢告诉你。
——嗯,韩少族长,尺梅真的好看。
——那也不能送你。
——嗯,我没有那个意思,真好看。
——你.........喜欢的话便过来看几眼是可以的。
——嗯,何时带走?
——过完这个中秋吧!
——喝酒吗??
秦缓似乎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准备让李白给韩信倒酒却被韩信立马摆手拒绝了,“好不容易过来,我准备去看看掌门,他,在哪里?”秦缓指了指不远处的杏林,“大概还是如往年在杏林里面的藏书阁吧!”韩信脚一掂便离开了。
——李白,师兄,中秋快乐。
——嗯,师弟,中秋快乐。
——师尊,中秋快乐。

论兔子正确的食用方法【20】

这周忙着收集许墨的彩色周黑鸭的ssr
有一起吃彩色周黑鸭的吗?(*>◡❛)
嘻嘻嘻嘻嘻嘻
假的大粗长╯^╰
希望喜欢〃∀〃

——秦缓?
坐着的少年听到有人叫他,头微转,笑了笑,祖母绿的眼睛里微微闪过一丝红色,“学长叫我?” 他从来不会叫我学长,到底是谁?李白眼睛眯了眯,死死地盯着那双祖母绿。
——别看了,我就是秦缓。
那个明明之前还高冷羞涩的少年此时大方地展示着他的笑容,差点迷瞎了李白的眼睛,“不,你不是!” 那个少年听完李白的话后忍不住开心地眼睛微眯,头上收不起来的兔耳也微微颤抖,伴着伸出来的小舌竟然有些意外的色情。
——我不是?你怎么知道?你看过他的身体吗?
那个少年前倾半趴在李白身上,指节分明的手轻轻划过李白的头颅,那双手埋进了褐发里。
——是头颅吗?
又覆上眼睛,祖母绿就这样装进了天蓝色里。
——是眼珠子让你知道我不是他的?
薄薄的指甲轻轻地刮过李白好看的脖子,摸到了胸下 。
——是这儿吗??还是哪儿?
李白一下抓住为非作歹的那双手,明明不是他,却依然忍不住羞红了脸。
——都不是?
那个少年笑了,“那你凭什么说我不是他呢?莫名其妙哎!?” 他还疑惑地歪了一下头。
——不,你不是!他不会叫我学长!
——哦!明白了,李~白~这样吗?
他坏坏地转了好几个音,把李白给叫懵了,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他不会这么叫的,真恶心!
少年笑得像一只狐狸而不是兔子,他分明看得眼前这个人红了脸,却依旧说他不是那个人,真的是口是心非,人类都是这样吗??这一次倒是不亏啊!
——师兄。
——元歌知道了什么?
天蓝色的学长严肃地在纸上圈圈点点,旁边湖蓝色的瞳孔死死地盯着书,希望能冒出一丝希望,
隔壁宿舍分成两大派——绝顶聪明和闲来无事。
——王炸!赵云你了。
——要不起。
刘邦兴致什么高涨,仿佛把脑里活都甩给了张良,丝毫不关心隔壁发生了什么,不慌不忙地提醒人看牌。
——找到了!
——所以............
——好像是秦缓不大不小的时候生了一场病,他的师傅也难以医愈他的病,但是过了几个月,病莫名其妙地好了,他师傅也没有了。
——没有了?
——准确说是消失了!
——怎么好的?
——不清楚,难道说...........
张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跑向自己宿舍,通过门上的小窗户看到了一双冰凉地祖母绿看向这边,他的嘴巴张张合合,然后就是歪头一笑。
张良无视那个笑容推开门,走到秦缓跟前,那双深邃的湖蓝色就这样直接撞上祖母绿,冰冰凉凉,没有任何感情,有意思,少年舔了舔舌,突然手一痛被猛地拽了起来,湖蓝色直接对上那双毫不畏惧的眼睛。
——你是谁?
少年笑了笑,嘴巴一张就准备说慌,结果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双漂亮的湖蓝色就吐出了他一直不能说的秘密
——我就是他的欲望而已啊!
——嗯,什么意思?
——他第一次想病好,我就拿别人的生命救活了他,第二次他又想和你好,我就又出来了呀!
少年看了看李白,手指头卷玩着头发,嘴角不屑地上扬,“要不是你,我可能也不会出现啊!真的是谢,谢,你?”
——这话什么意思?!
平时巧舌如簧的李白此时说话有点虚,他明明知道什么意思,但是就是忍不住否定秦缓已经喜欢他的事实。
——你看看,你看看,你在否定!你明明知道什么意思!
——不是,我...........
少年好笑地看着眼前惊慌失措的李白。
——你是不是只是觉得追他很好玩?就想当一个女生不会像其他女生一样崇拜天天围在你身边,你难道不会感到好奇吗?
——我.........才不会!
——看看,意志多不坚定。
少年笑了,捂着肚子笑了好久,那个白痴还以为这个李白真的喜欢他,明明只是人的好奇心驱使的而已,真的是太好笑了叭!
——哦!?你以为我会这么做,我才不是好奇而已,我就是喜欢,你管我?
李白收起之前的惊慌失措,撩了一下前额的头发,天蓝色眼睛危险地微微眯了眯。
有意思!少年忍不住抖了抖耳朵,祖母绿对上那双微冷上天蓝色,嘴角微微上扬,“李白,你真的好好玩,我对你感兴趣了。”“是吗,我是不是要说谢谢?”李白嘴角一勾,邪魅一笑。
有意思。
有意思!
太有意思了!

论兔子正确的食用方法【19】

我发现有合集功能哎*٩(๑´∀`๑)ง*
可惜只能电脑上╮( •́ω•̀ )╭
看来是时候启动我的笔记本了(°ー°〃)
希望她还爱我〃∀〃
喵爪老了不喜欢刀子(∗ᵒ̶̶̷̀ω˂̶́∗)੭₎₎̊₊♡
所以不用担心我会写刀【于是撒玻璃渣子】
希望喜欢〃∀〃


夜已经微微深了下去,如玉盘的月亮高高挂起,只有路边的等弱弱地亮着,被拉长的影子慢慢移动着,旁边不时地跑过几个稀稀疏疏的影子,停了一会就快速离开了,还带着几声嬉笑。
——阿缓要喝奶茶吗?
——热量太高了。
——我请。
——一点点吧
高影子的主人试图揽住矮一点影子主人的肩,结果可想而知被躲开来表示拒绝,矮矮的男生似乎看见了高男生的委屈,噗笑了一声,就抓住还愣的高男生的袖子。
——这样可以吧!
——阿缓qwq
——好了,快去!
——好!
高个子男生满怀欣喜地跑了出去,又不时地回头看,深怕那人跑了。
秦缓看着李白跑远的身影,突然觉得这样挺好的,有个爱他的,等等,爱?祖母绿一下愣住了,瞳孔猛地放大,祖母绿印着漂亮的满月,煞是漂亮,一会儿又恢复了原样,他刚才想了什么?他突然感觉右脸颊一冰,看向了右边,一下子蓝色就成了他的全部,他嘴巴微微张了张。
——李白,你干什么啊!
——奶茶啊!
——热量这么高!
——不是你说要喝的吗?
——胡说八道!
李白有点摸不着头脑,明明是他说要喝的一点点啊!他第一次觉得男人心海底针,看不透,想不通的他只好默默地喝着奶茶,无聊地嚼着珍珠,还不时偷看喝个奶茶也认真得可爱的人儿。
——唔,好甜!
——七分甜呢!
——太甜了!
——你不是一直喜欢甜的吗?
秦缓一下愣住了,祖母绿一瞬间迅速黯了下来,瞳孔下意识放大,半天才去回答李白的问题,“现在不喜欢了。”“那行吧。”李白愈发觉得从刚才开始秦缓就怪怪的,天蓝色的眼睛微微一眯,找张良那家伙看看。
——秦缓,那不洗澡吗?
——今天不洗了。
张良也觉得刚才的秦缓怪怪的,说不出来的怪,那个小学弟一直爱死了干净,每天必须洗澡,而今天却没有洗澡,李白也说从刚才秦缓怪怪的。
——话说今天是满月哎!
秦缓听到了这句话,眼睛看向了窗外,祖母绿渐渐地染上了金橘色,“是啊,真幸运,”嘴角忍不住大弧度上扬,一对平时他藏得紧的兔耳一下子冒了出来,衬衫下的小小尾巴也忍不住出来了。
虽然李白觉得此时就是天堂,但是那如月光般清冷的眼神让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一开始的他。
——李白!拉上窗帘!秦缓!给我清醒一下!
张良见李白也站着不动,一下子火气上来了,一个个不省心,都有小脾气了,他一手拉上窗帘,一手拿本书就砸向了秦缓。秦缓满脸不可思议,眼里的金橘色一滞,嘴角一笑,朝李白缓缓地吐了几个字,就倒了下去。